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 推荐
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大比拼 哪一个更适合居住?
  • 来源:
  • 2016-12-13
  • 浏览量:775
  • 赞:92
摘要
12月12日,据社科院报告中得出,虽说一线城市的经济水平普遍高于其他城市,但是生活压力也随之增大,并非适宜居住之地,相反,二线城市的生活压力均低于一线城市和三线城市,较为宜居。

      12月12日,据社科院报告中得出,虽说一线城市的经济水平普遍高于其他城市,但是生活压力也随之增大,并非适宜居住之地,相反,二线城市的生活压力均低于一线城市和三线城市,较为宜居。

 


  生活在哪些城市压力最小?


  12月12日,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心理学研究中心发布《社会心态蓝皮书: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6)》。


  报告指出,一线城市的经济压力远高于其他城市,并非宜居城市。而二线发达城市生活压力感均低于整体平均水平,也远低于一线城市和三线城市,较为宜居。


  报告提及的二线城市为32个,其中二线发达城市8个,包括重庆、杭州、南京、济南4个直辖市或省会城市,还有青岛、大连、宁波、厦门4个计划单列市。


  目前,很多一线城市都实施了严格的人口控制政策,京沪等地的落户积分要求较高,有的甚至需要交纳7年社保。相比之下,属于二线发达城市的重庆等地对外来人口,包括大学生、农民工进城则采取鼓励的办法,显得有些另类。


  重庆社科院决策咨询研究中心主任邓涛认为,重庆9个区都有商业中心,各个区都能发挥好自身完整的功能,满足不同的需求。北京等城市是摊大饼的形式,周边都想向中心靠近,就容易造成拥堵。


  “重庆和其他一二线城市情况不一样,各个城市还是要结合自己特点来发展和做要求。”邓涛说,重庆还是一个二线城市,工业、现代服务业发展需要劳动力,所以欢迎农民工等加入。


  一线城市生活压力过大


  上述蓝皮书认为,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的经济压力远高于其他城市,最大生活压力源从高到低分别是物价、交通、收入、住房、教育、医疗、赡养老人、健康。


  其中,一线城市就业压力感和二三线城市水平相同,但低于四线及以下城市。一线城市经济和家庭人际方面的压力感,均高居其他城市之上。因此,一线城市不宜居。“逃离北上广”一度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一个热词和公众话题。


  但是,四线城市也未必宜居。


  调研发现,四线及以下城市除了交通和住房压力感低于一线、二线城市和整体平均水平(不过也高于三线城市)外,其他经济压力源也并非最低,收入、教育、医疗、健康、赡养老人、工作学业压力接近全国整体平均水平。而在家庭与人际压力感上,更是高于整体平均水平和二线、三线城市。


  所以,四线及以下城市可能并非理想中的宜居城市,逃离一线城市返回小城市,工作机会少,做什么都需要靠关系,干事要“拼爹”成为对此现象最为形象的描述。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所专职研究人员王业强认为,这是整个社会资源错配的一种现象。一方面,一线城市发展机会多,收入高,但是压力大;另一方面,三四线城市虽然工作机会少,收入低,拼关系,但相对来说压力比较小。

  “从个人发展机会角度看,到哪发展,主要看你考虑生活成本压力还是职业发展成长的压力。”王业强说。


  宁波大学公共管理研究所所长张慧芳认为,已经有一波人逃离北上广了,几年前很多人因为北上广压力大回到家乡,甚至房地产开发商也看重三四线城市。不过,现在无论是回去的人还是开发商,很多又回到一线城市了。


  “各个城市最后怎么发展,还是要靠市场配置资源,单靠限制也未必能解决人口增长过快问题。”张慧芳说,宁波最近几年房价涨得慢,经济增速不高,人口流入不多,所以没有采取限制人口的措施。


  二线发达城市较宜居


  上述报告认为,三线城市相较于一二线、四线及以下城市,在经济压力感、家庭人际压力感上均为最低,三线城市普遍宜居。


  同时,二线发达城市也较为宜居。二线发达城市的生活压力感,体现在经济压力和家庭人际压力上,均低于整体平均水平,也远低于一线和三线城市。南京、杭州、宁波和重庆的总经济压力感不仅低于整体水平,从生活压力感角度考虑,可以称之为宜居城市。


  该报告认为,将二线城市细分为二线发达、中等发达、发展较弱城市,再和三线城市比较后可以看到,虽然二线发达城市在住房、交通和赡养老人三个与经济有关的压力感上逊于三线城市,有较高的生活压力感,但在其他经济压力感上,特别是家庭和人际压力感上是低于三线城市的。


  而未来各个二线、三线城市该如何实施人口调控政策,也需要仔细权衡。根据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要求,下一步要严格控制城区人口5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人口规模。大中城市可设置参加城镇社会保险年限的要求,但最高年限不得超过5年。特大城市可采取积分制等方式设置阶梯式落户通道,调控落户规模和节奏。


  王业强认为,很多一二线城市已经是特大城市,如果不加限制,人口不断涌入,超过了公共资源、基础设施的承载能力,出现一系列城市病问题,对城市本身的发展不利。现在的问题是,越大的城市、级别越高的大城市,比如省会城市,由于权力集中所带来的资源集聚能力、发展机遇更多,因此就业机会也多。


  “所以下一步要提高小城市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提高教育水平、医疗水平。”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重庆目前主城区人口接近1000万,国家给重庆的定位是超大城市,本来应该严控人口增长。但是重庆鼓励农民工进城,且提供公租房,也鼓励大学生在重庆就业。重庆目前房价在全国省会城市、副省级和直辖市全部排名中偏低。而北京、上海等城市,实施了严格的限制人口增长措施,其中北京积分落户的条件之一是要纳税7年。


  重庆社科院决策咨询研究中心主任邓涛认为,重庆和其他很多城市不一样,重庆是统筹城乡示范区,农民进城可以增加建设用地交易,区县政府鼓励农民进城,置换农村用地,保障建设用地,并给予一定补偿,满足农民社保需要。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收入增加服务要求高,大城市的教育、医疗条件好,人们还是向往美好生活的,所以要向大城市聚集。”邓涛说,大城市的社会保障水平高、信息资源丰富,如果不解决资源配置问题的话,优秀的资源还是会向大城市集中。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指南针微信号


h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