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 推荐
为实体经济增添新元素
  • 来源:
  • 2017-01-10
  • 浏览量:633
  • 赞:96
摘要
著名经济学家迟福林分析认为,通过G20峰会的召开,全球经济的良好发展已然成为世界发展的主题,这不仅要求国家加大对全球经济的关注力度,还要求政府具备更加高效的效能。

      著名经济学家迟福林分析认为,通过G20峰会的召开,全球经济的良好发展已然成为世界发展的主题,这不仅要求国家加大对全球经济的关注力度,还要求政府具备更加高效的效能。

 


  2016年年底,岳阳市委常委、副市长胡小闽主持了一场签约仪式。在这场签约仪式上,建行岳阳市分行携手工商联,扶持245家民企共输血10.3亿元。至此,胡小闽“空降”湖南已近半年。“我本来就是湖北人,挺能吃辣的”,去年11月,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她笑称,在生活上没有什么不适应,“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熟悉当地的情况”。


  胡小闽原在中国进出口银行任稽核评价部副总经理,司局级干部。2016年7月,她被调动至岳阳市挂职。公开资料显示,她的分工是协助市长负责重大项目建设。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她此次挂职,肩负着为岳阳市完善金融工作的使命。


  近几年,不论职位大小、官位高低,如胡小闽般从金融机构大步迈入政府机关的人士日益增多。2015年,原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蒋超良出任吉林省长,2016年10月接替赴天津任职的李鸿忠,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履职满月后,曾在世界银行总部工作的童道驰来到湖北,担任省委副书记。


  亦有栖身学界的金融人士迈入政界。2015年10月,前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调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成为央行现任行领导中最年轻的一位。陈雨露是人大财政金融系金融专业出身,留校后,从财政金融学院讲师一路升至院长、校长,是不折不扣的金融专家。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金融人士向政界转型,应与2014年7月中办印发《2014—2018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有关。该文件提出,应注重从国有企业、高校、科研院所等企事业单位领导人员中培养、选拔党政领导班子成员。


  金融是实体经济发展的血脉。习近平总书记曾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金融工作,2015年7月,他在长春召开部分省区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时指出:“要改善金融服务,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管道。”在中国经济寻求新动能、金融仍然面临多发性风险的当下,金融人才担纲政府要职,构建政府金融人才体系,已成大势所趋。


  优势:学历和经验


  随着专家型官员愈来愈受重视,为实体经济输血的金融业人士被看做进军政界的热门人选。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背景人士从政的优势在于:“从素质上说,学金融的人,普遍学历亮眼;另外,在金融机构做得久了,宏观意识、效率效益意识、财务意识方面,都会比较内行一点,比起从纯粹公务员系统一级一级培养出的官员,在知识结构上有自己的优势”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则对时代周报记者总结分析,近段时间金融机构人事调整的一个明显现象是,60后的中青年金融干部逐渐担当要职,而高学历正是许多60后金融干部的标重要签之一,“金融是一个相对专业化的领域,需要科班出身的人来操作”。


  高学历金融人才近年来受到地方政府的热捧,尤其是在金融体系欠完善的中西部地区。2015年4月,湖南省委组织部向15家中央级金融单位发出了人才邀请函,希望引进中央高端金融人才,带动建立地方金融人才体系,倒逼湖南金融改革。湖南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时我们也提了一些‘特殊’要求,希望人才最好是来自中央金融单位总部的骨干力量,并且是有丰富金融管理经验的人才”。


  15家金融单位最后选出18名挂职干部,并将名单交给湖南省委。从这份名单上看,具有硕士学位的12人,博士学位的2人,有高级职称的6人。胡小闽正是这18名挂职干部的一员,正全力协助湖南的金融改革事业。


  胡小闽1974年出生,以硕士身份毕业于陕西财经学院,拥有会计师资格证。调动到岳阳挂职前,已在中国进出口银行工作了15年。学历和丰富的金融工作经验,成为她到岳阳主持金改的重要凭借。


  跨入政界的金融人士普遍被寄望发挥金融专长,打开当地金融事业的新局。曾任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的阎庆民在担任天津副市长后,兼任天津自贸区管委会第一副主任,其工作分工为统筹协调自贸区内金融创新及税收管理体制改革。截至2016年9月末,天津金融业占GDP的比重,从10年前的4.1%,提升到现在的9.4%。2015年,由央行发布的天津自贸区金改30条,被视为对天津自贸区的金融改革创新作出了更大力度的开放。


  “特朗普的用人,财政部长是高盛的,不少部长都是企业家、金融家,这是一个启示,中国的政府机构能不能从企业家、金融家里找一些人?”黄剑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经济金融本身是不可分割的,金融界服务的是实体经济,在当前经济形势下,金融界人士能有一部分被吸收进政府部门的话,(政府官员)背景就更多元。”


  短板:实际管理经验欠缺


  2016年下半年,胡小闽相当忙碌。7月11日,初到岳阳的胡小闽便受岳阳市委书记、市长委托,前往岳阳下属的三个县级单位,看望慰问防汛抗洪一线的武警官兵。10月26日,她先后来到岳阳市区的6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就金融发展情况、抓好第四季度金融工作,进一步支持地方经济发展进行调研。


  “我之前的工作只关乎金融,更专一。相比之下,地方工作面广了许多。”她向时代周报记者感慨,“还是挺有挑战性的”。


  黄剑辉表示,在学历上,金融人士相比一些从基层提拔起的官员,确实有一定优势,“但短板也是存在的,就是不够接地气。”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亦表示,相比地方干部,从中央到地方、从金融机构到政府机关的干部,优势是“对政策的把握能力高”,能够更好地向地方传递宏观政策,但同时普遍欠缺实际的管理经验。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胡小闵正在“补课”岳阳当地的政经情况。直到去年10月份,她才开始正式接手岳阳的金融工作,此前一直在忙于地方重点工程的推进。对比岳阳市的金融工作与中国进出口银行的工作,她感到差异明显:“金融的许多问题,在中央的研究会更加宏观,而地方则更具体。比如保险、投资,岳阳都处于草创阶段,应该怎么落地,值得深思。”


  “金融机构是比较专业的,是条状治理。地方官是面上的,是块状治理。”黄剑辉认为,金融人士担任地方官员,意味着要由专业化治理转变为政府的分散性治理,比如征地、灾害、舆情等等,头绪很多。“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竹立家则认为,在政府机关的实际工作经验,将帮助金融人士“补上这一课”,成为他们日后晋升的重要资历。


  黄剑辉身边亦有一些朋友从金融机构进入政府部门工作,他观察后得出一个结论:金融机构是一种文化,政府部门是另一种文化。学金融出身的干部需要适应这种文化。“比如,金融机构的领导每年都要做述职报告,要接受考评。政府则只作《政府工作报告》,各个部门的领导不用人人都述职。一些金融机构出身的干部可能也想引入金融机构的考评机制。”


  黄剑辉认为,还有一个现实的问题是,金融机构的干部到政府机关后,隐形的条条框框多了,工资却比以前少了。“现在我们的机制是约束有加,激励不足,应该吸收企业经营管理的有效机制。一个政府部门,今年工作做得好了,比如河北的雾霾就降了一个水平,可以适当给予主管部门一些现金奖励,这样能提高政府部门作为的积极性。”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指南针微信号


h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