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 推荐
抑制金融泡沫 加强与市场沟通是关键
  • 来源:
  • 2017-10-12
  • 浏览量:1254
  • 赞:305
摘要
最近几年,社会注重于关注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金融运行“脱实向虚”现象成为人们的心头刺。为了引导金融“脱虚向实”,及时防范金融风险,小编认为有三个问题必须深刻理解。

  最近几年,社会注重于关注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金融运行“脱实向虚”现象成为人们的心头刺。为了引导金融“脱虚向实”,及时防范金融风险,小编认为有三个问题必须深刻理解。



  首先,金融为什么会出现严重的“脱实向虚”?人们往往用“舟与水”的关系来形容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离开了水,舟之难存;即使有水,小水也难行大船。金融业之所以能够严重脱离实体经济继续运营,主要原因是人为制造了可以支撑金融之舟运行的“金融泡沫”。

  在客观上,“金融泡沫”能够迅速地抬升金融之舟,甚至速度要比实体经济对金融之舟的抬升快得多。但在泡沫之上运行的金融之舟,所冒风险要远远高于在实体经济之水上运行。原因很简单,泡沫容易破灭,金融之舟也会随之倾覆破碎,而且是致命的,与在实体经济之水上运行完全不同。这也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金融要回归本源,金融要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的根本原因所在。

  其次,应该怎样认识“金融泡沫”?金融市场上存在一定的“金融泡沫”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出现金融泡沫化运行,致使金融严重脱离实体经济“空转”,其危害是巨大的:一是扭曲资源配置,大量货币资金从实体经济领域转向金融市场逐利,热衷于“热钱”、“快钱”、“短钱”,进而导致经济结构失衡,这正是目前中国金融发展与实体经济失衡的重要表现之一;二是“金融泡沫”很容易破灭,几乎每次“金融泡沫”破灭都会引发程度不同的金融危机,严重时还会引起经济危机。

  “金融泡沫”是有市场边界的,而且存在天生的政策敏感性缺陷。一旦“金融泡沫”超过市场边界或宏观经济政策调整,泡沫破灭是必然的。从实践上看,一旦泡沫破灭,首先将导致相关金融机构猝死,然后通过金融市场波及其他金融机构,风险开始快速跨市场、网络式的蔓延,酿成金融危机;任何金融危机都会引发金融收缩,最终波及实体经济,严重时会引起经济衰退。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到之后的金融危机,最终引发全球经济危机,就是沿袭这样一条路径。

  第三,怎样才能使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防范金融风险、加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问题,提出了“回归本源、优化结构、强化监管、市场导向”的基本原则,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长远的战略意义。笔者理解,“回归本源”就是回归金融与实体经济的逻辑关系,关键在于建立“抑制金融运行泡沫化”的监管机制,包括建立“金融泡沫”评估体系、预警体系、应对与处置预案。

  需要强调的是,监管部门在应对具体金融市场波动、具体金融事件时,需要在市场关联、舆情信息、政策措施等方面进行相应权衡,加强与市场的沟通,争取在与市场沟通中,由市场“自我消化”,避免解决问题时采取过激措施,并及时预防由此产生的潜在风险。如何权衡,如何沟通,考验监管当局的政治智慧和市场智慧。

  延伸阅读>>>

  美专家认为中国信贷扩张未增加金融风险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知名中国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5日在华盛顿说,中国并不存在信贷快速扩张导致金融风险增加的情况,明年中国经济将实现6%-7%的增速。

  拉迪当天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行的半年度全球经济展望研讨会上说,中国私人消费持续强劲增长,抵消了近年来投资和出口增长放缓的影响。因此,未来几年,中国经济仍能继续保持在6%至7%的增长区间。

  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持续增强,意味着中国经济转型取得成效。拉迪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也表示,对中国经济前景持悲观看法的人并未看清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来源,以及这些年中国经济转型的进展。

  他强调,中国经济增长正从依赖投资转向依靠消费,从依赖工业转向依靠服务业。更重要的是,过去5年薪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大幅上升,为个人消费支出增长提供了支撑。

  拉迪表示,中国经济增长对投资依赖程度越来越低,消费增长的地位变得突出。近两年,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约占三分之二。

  谈到外界对中国信贷扩张可能引发金融风险的担忧,拉迪表示,中国领导人已经将控制金融风险视为优先事项,监管当局也在着力打击高风险行为,例如禁止保险机构利用短期资金进行流动性差的长期投资。

  他还指出,中国新增贷款更多流向家庭部门,而不是非金融机构。前者的杠杆率更低,这意味着金融风险或在降低而非升高。

  拉迪还预测,即便信贷增速放缓导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当局也不会重新鼓励通过信贷来刺激经济。因为未来3年经济年均增速只需达到6.2%,中国就能实现从2010年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的目标。因此,中国可在不增加金融风险的前提下实现经济增长目标。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指南针微信号


hm